ruzra

黑长直控,美强、强强、强受爱好者(o´〰`o)

【奈良鹿代X我爱罗】玩偶

Tuoki:

*邪教大法好


*暂时未定到底是短篇还是中长篇或者长篇,按照我从来刹不住车的尿性来看,长篇的可能性略大……




Chapter.01


>>>>>>


“鹿代,这个送给你。”




我爱罗跪坐在客厅的木地板上,眼角带着笑意的看着腻在自己怀里的三岁小外甥,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玩偶。




“这是舅舅们送你的生日礼物。”




我爱罗手中的玩偶有着红色的头发,和一双用不知名的宝石镶嵌成的绿眼睛,身后还背着一个葫芦,模样和坐那里的我爱罗竟然有八分相似。




鹿代张开柔软的小手抓住那只看起来做工很精细的娃娃,细密的绸缎布料带点凉凉的触感,让鹿代感觉很舒服,鹿代那完全遗传了手鞠的细长眉眼间盈满了笑意,他抓住那只玩偶开心的搂在了怀里,奶声奶气的童音里充满了兴奋:“舅舅!舅舅!”




我爱罗那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难得的松动了一下,他抚摸着鹿代的头发,轻声道:“舅舅很忙,没办法每天都陪着鹿代,鹿代就把这个玩偶当做舅舅,带在身边好吗?”




鹿代看了看手中的玩偶,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舅舅,小声的道:“可是,鹿代还是想要舅舅……”




“乖,舅舅一定会经常来看鹿代的,舅舅不在的时候,它会陪着你的。”我爱罗安抚一般的拍了拍鹿代的后背,鹿代终于慢慢的点了点头,一旁的手鞠却有些无奈的看了我爱罗一眼,眸子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勘九郎看着鹿代和我爱罗亲昵的样子,一把抓过了鹿代的领子,把他从我爱罗的膝盖上拽了起来,递到了自己面前,他看着鹿代那小小的脸,撇嘴道:“这个玩偶还是大舅舅帮你做的,是我和小舅舅一起送你的礼物,你这个小东西只顾着和我爱罗亲昵,难道不谢谢你勘九郎舅舅吗!”




鹿代看着勘九郎那张画满了油彩的脸,小嘴一扁,眼看就要哭出来,我爱罗赶忙把鹿代从勘九郎那里接了过来,鹿代的绿色眼睛里盈满了水雾,小手抓住我爱罗的衣襟指着勘九郎直哼哼,仿佛无限委屈的样子,我爱罗低头柔声安慰着鹿代,勘九郎却敏锐的从鹿代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完全不属于三岁孩童该有的狡黠笑意。




不愧是鹿丸的儿子,勘九郎仰天翻了个白眼。




>>>>>>


饭后,手鞠找了个理由终于把鹿代从我爱罗的怀里扯了出来,两个人单独的站在院子里,木叶晚上的风凉爽又湿润,和沙隐那种干燥的冷风完全不同,吹在身上很舒服。




“那个玩偶……”手鞠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稍微有些不自在的用脚蹭了蹭路边的青草。




“是的。”我爱罗显然明白手鞠后面没有问出口的话是什么,很自然的回答着:“是用葫芦里的砂子做成的,勘九郎帮我施展了附身术,那只玩偶就像是我的分身,我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人偶保护鹿代。”




这个答案手鞠早就猜到了,所以听到我爱罗这样说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她对我爱罗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可是,你毕竟是风影,鹿代那孩子还小……”




“就是因为他还小。”我爱罗的语气坚定又不容拒绝:“虽然鹿代对于木叶来说只是奈良家的传人,但是对于沙隐村来说,他却有很大可能成为下一任的风影,这个身份现在对于鹿代来说,只有坏处而没有任何好处……”




手鞠不做声了,她明白自己这个弟弟在心里是有多么重视亲人。




“所以我们不可以冒险。”我爱罗抬头看着夜空中那轮异常明亮的月亮,清冷的声线里有着坚如磐石的铿锵:“只要有我在,鹿代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我爱罗,谢谢你。”手鞠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酸,自从鹿代出生到现在,我爱罗一直给予着鹿代比自己和鹿丸这个做父母的还要大的宠爱,我爱罗作为一个风影,却毫无怨言的在自己和鹿丸出任务的时候肩负起陪伴鹿代的责任,以至于在鹿代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时候喊出来的都是我爱罗的名字,对此手鞠丝毫不觉失望反而大加赞赏自己的儿子总算还是有良心。




“舅舅!我爱罗舅舅!”清脆的童音打断了手鞠的回忆,鹿代显然不满意他最喜欢的我爱罗舅舅居然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缺席了三分钟,摇摇晃晃迈着胖嘟嘟的小腿死死的抱着那只玩偶朝着我爱罗跑了过来。




“小心点。”我爱罗嘴角的弧线虽然依旧僵硬,眼睛里却满是笑意,细碎的砂子不着痕迹的围绕在了鹿代身边,防止鹿代跌倒。




“蛋糕!舅舅,来吃蛋糕!”鹿代终于顺利的跑到了我爱罗的身边,他抓起我爱罗赭红色长袍的衣角拼命地朝着屋子的方向拉扯。




“好。”我爱罗弯腰抱起鹿代,看了手鞠一眼,手鞠立刻也笑了起来,她快步走到两人身边,轻轻的弹了一下鹿代的额头:“就知道喊我爱罗舅舅,妈妈也不管不顾了?”




“妈妈也去!一起去!”鹿代咕哝着揉着额头,似乎有些害怕一般的用力往我爱罗的怀里缩了缩。




清凉的夜风把一家人的笑声远远的送了出去,橘黄色的温暖灯光把那一大一小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却贴合的没有丝毫缝隙。




>>>>>>


孩子的成长总是令人吃惊的,转眼间鹿代已经从忍者学校毕业,变成了一枚合格的下忍。




遗传了鹿丸的高智商的同时,鹿代也遗传了自己父亲那怕麻烦并且懒散的坏毛病,作为同一小组的井阵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任务期间逮到了正在偷懒的鹿代。




“鹿代,你真是够了!”井阵跟随着超兽伪画来到了躺在溪水边岩石上正在晒太阳的鹿代面前,哭笑不得的指着鹿代:“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我这次一定要告诉老师!”




“……这种无聊的任务真是麻烦死了。”鹿代丝毫不在意的瞥了井阵一眼:“如果你们要找那只丢失的田园犬的话,根本不用那么费力。”鹿代懒洋洋的坐起了身子,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井阵皱眉望去,终于在鹿代指着的方向处看见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岩洞。




“你是说那只狗在洞里?”井阵有些疑惑的看着鹿代。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鹿代皱眉耸了耸肩:“现在是春天,正是动物发情的季节,委托咱们找的那只狗是公的吧,肯定是被异性吸引了,才会失踪的。”




“那你怎么那么肯定它就在洞里!?”井阵还是不相信。




“这很明显啊!你难道没有注意到这里有很多草都变黄了吗,狗这种动物为了确定地盘会在附近小便,所以看一下草地就知道了。”




“狗的小便和草地变黄有什么关系!?”井阵显然有些跟不上鹿丸的逻辑。




“你在犬冢家的庭院里见过草地没有?”




“没有。”井阵思索了一下然后确定的摇了摇头,确实在木叶这种湿润气候的地方,庭院里没有草地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一般人会注意这些吗?并且还立刻把这件事和狗联系起来……奈良家的人果然观察力都很可怕……




鹿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跳下了岩石,朝着井阵挥了挥手:“快去把狗抓住然后结束任务,今天舅舅要来我家,我得早点回去。”




“又是舅舅啊……”井阵满头的黑线,鹿代的舅舅是沙隐村的风影我爱罗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井阵自然也知道,但和鹿代同一组的井阵更清楚的是,只要我爱罗来到木叶村,鹿代在做任务的时候本来就提不起的干劲更是消散的一干二净,要不是这次是有老师带队,井阵丝毫不怀疑鹿代会以各种各样奇怪的理由来翘掉任务。




鹿代回到家的时候我爱罗已经坐在了客厅里,手里捧着一张薄薄的木叶的日报,在看见鹿代的时候姣好的唇形微微翘了翘:“鹿代回来了啊。”




鹿代呼吸一窒,我爱罗已经有小半年没来木叶村了,小时候鹿代还能以年龄的借口来吵闹着父母想要见舅舅,但是自从自己上了忍者学校之后,这个借口就不好使了,聪明的鹿代自然也明白十三岁已经过了耍小孩子脾气的年龄了,所以便乖乖的装作健忘的样子,不给爸妈添麻烦,但只有鹿代自己明白,卧室里那张全家福的照片上擦的最干净的部分永远都是他小舅舅的脸。




我爱罗并没有什么变化,红色的头发柔顺的搭在额头上,浓重的黑色眼圈下那双淡淡的碧色眼珠像是一颗名贵的宝石,让鹿代莫名的心跳加速了一些。




“舅舅……”鹿代压抑住心中铺天盖地的惊喜:“很久不见了。”




“是啊,你都长得那么大了。”我爱罗收起手中的报纸,对着鹿代招了招手。




鹿代慢慢的走到了我爱罗面前,他赫然发现自己坐下的时候居然能够和我爱罗平视了:“舅舅今天会住在这里吗?”




“不了,我只是来找火影商量一下中忍考试的事情,很快就会回去,鹿代今年会参加中忍考试吗?”我爱罗伸出,非常自然的帮鹿代把一缕散在脸颊边的碎发别回了耳后。




鹿代的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爱罗收回了手,他一向不善言辞,看着自己一直宠爱现在却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外甥,我爱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年纪的孩子搭话,鹿代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看见自己就会扑进自己怀里大喊着舅舅的孩子了,这样的变化让我爱罗有些不知所措。




鹿代也沉默着,他低着头,盯着我爱罗放在膝盖上的纤长手指似乎像是入了迷。




“那个,鹿代……那个玩偶……”我爱罗突然不着边际的说了那么一句。


鹿代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猛然就抬起了头。




“你还带着吗?”我爱罗小声的问着。




“带……带着啊,那是舅舅送我的礼物,我怎么可能不放在身边。”鹿代适时的给了我爱罗一个属于孩童的笑容。




“这样啊……”我爱罗似乎有些尴尬,他用手抚了抚已经非常平整的衣角:“都过了那么多年了,那个玩偶也旧了吧……所以……今年,舅舅重新送你一个别的礼物……好吗?”




鹿代的瞳孔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疑惑,聪明的他立刻觉察到了我爱罗语气里奇怪的逻辑,但那微微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问题并没有立刻被鹿代抓住,他只得眨了眨眼,笑道:“不用了舅舅,我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什么礼物了。”




“说、说的也是……”我爱罗的声音低了下去,室内重新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空旷的屋子里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鹿代依旧低头看着我爱罗那从袖子里露出来的细瘦手腕和微微有些蜷缩的手指,似乎只是这样安静的挨在他身边,鹿代就会变得很平静并且非常受用。




但显然我爱罗并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应该和鹿代找一些共同的话题,但是脑子里思索了半天得出的结论居然只能够询问鹿代的学业,他并不想做一个如此肤浅庸俗的长辈,但似乎除此之外,他和鹿代之间再没别的可谈。




还好这样的尴尬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手鞠就回来了。




我爱罗仿佛逃跑一样连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匆匆的和手鞠打了招呼,就动身上了回沙隐村的路。




晚上的时候,敏锐的鹿丸觉察到了自己儿子反常的发呆,他叼着烟盯着鹿代,鹿代则心不在焉眼神发直的扒拉着碗里可怜的大米,这个动作他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了。




“不要浪费粮食。”鹿丸皱着眉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




鹿代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撇了撇嘴,两三口把剩余的米饭一股脑的吃进嘴里:“我吃饱了。”




“有心事?”鹿丸看着想要起身的鹿代,又从怀里重新抽出一根烟。




鹿代没有回答。




“要不要来下一盘?”鹿丸点了点散在客厅旁边的棋盘。




鹿代慢慢站起来,摇了摇头:“我还有功课要做。”




鹿代明白,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无法集中,如果和老头子下棋的话,他一定会输的非常难看,眼角瞥见那张被丢在墙角的木叶日报,鹿代慢慢的走了过去,弯腰把报纸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折叠了,转头看着鹿丸:“老头子,这张报纸你看过了吧,我要拿走了。”




“怎么开始对报纸感兴趣了?”鹿丸不解。




“今天有刊登中忍考试的准备内容吧,我想要参加考试,所以先了解一下。”鹿代不着痕迹的丢给自己老爹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




于是鹿丸不再疑惑,放任鹿代一个人回了房间。




鹿代回到了房间里,把那面报纸轻轻的展开,他小心翼翼的翻着,终于在第三页找到了他想要看见的内容,那是风影和火影共同出席会议时的照片,这个摄影师显然非常专业,照片清晰,并且角度非常好,我爱罗正微微的侧着头,似乎在和旁边的七代目火影正说着什么。




黑白色的报纸并没有颜色,但是鹿代却仿佛能够看见舅舅那双淡绿色的眸子里深沉宛若湖水一样的温柔,鹿代拿起柜子顶上的剪刀,小心翼翼的把那张报纸铺平,沿着边框把那张照片剪切了下来,当然,鹿代毫不留情的把旁边那个金色头发张嘴笑得傻乎乎的火影剪掉了,只留下了我爱罗,然后鹿代拿起床头上的全家福,拆掉了相框,仔细的把这张报纸夹在了相框背部,那里已经有好几张尺寸不同从各种报纸和杂志上剪下来的我爱罗,它们就静静的躺在了相框的黑暗处,宣告着鹿代那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鹿代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奇怪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似乎它就是那样自然而然的,在鹿代那颗还懵懂的心里种下了种子,然后随着时间的发酵慢慢长出了枝桠,当鹿代猛然惊觉的时候,那颗藤蔓已经缠绕进了自己的骨血里,血淋淋的拔也拔不出来了。




开始或许只是对于他那强大力量的憧憬,在所有人都以七代目火影为目标的时候,鹿代却在心底默认自己的舅舅才是最强的存在,这种憧憬慢慢的开始扩大,开始发酵,开始变得无法控制,鹿代觉得他再也没有见过比我爱罗更加完美的存在了。




他是那样的强悍,长相英俊,并且有着宽阔又温柔的胸怀,看似瘦弱的身体里却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并且比起那群麻烦又聒噪的女人,他的舅舅是那样的安静美好,在井阵和他聊起同届的女孩谁的皮肤最白皙的时候,鹿代的脑子里冒出的却是他第一次看见我爱罗脱下那层砂之铠甲后露出来的比裹着绸缎的白玉还要美丽的皮肤。




一想到这里,鹿代就感觉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一般。




“舅舅……”鹿代慢慢的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了那个曾经我爱罗送他的玩偶。




十三岁的鹿代已经长得几乎和我爱罗一般高了,那个曾经还能够抱在怀里的玩偶现在竟只有自己的手掌般大小。




鹿代看着那只玩偶,玩偶确实变得有些陈旧了,本来雪白的布料有些发黄,却依然干净整洁,只是那红色的毛线还是那般的鲜艳,绿色的眼珠因为经常摩挲已经变得越发明亮了。




“舅舅……”鹿代忍不住的又喃呢的叫了一声,他捧住那只小巧却精致的玩偶,轻轻的吻在了玩偶的头顶,鹿代闭着的眼睛,脑海里闪现出下午的时候我爱罗那白的像是透明了一样的手指在自己耳畔轻轻撩过的触感。




白皙又骨结分明的手,带着属于我爱罗的味道,轻轻碰触到自己耳朵上的皮肤,接触的一瞬间就像是电殛,鹿代当时多希望时间就停止在那一刻,他用手紧紧的握住那只玩偶,贴在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上,手指沿着玩偶的起伏,慢慢的从玩偶的头顶抚摸到了脖子,描摹着肩头柔软的曲线,轻轻的揉搓着玩偶的手臂,然后是腰侧,饥渴的嘴唇似乎也不甘寂寞的贴了上去,细滑的布料被想象成了我爱罗身上那件红色的长袍,而那在布料下柔软的砂子就是我爱罗赤裸的肌肤。




砂子的味道……舅舅的味道……


【TBC】





评论

热度(220)